主頁
Home
|協會幹事
Executive Members
|我想加入
I Want to Participate
|聯絡我們
Contact Us
|請願信
Petition
香港更好大行動

司法公義

問題

我們公認「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」,每個人都享有行使法律程序的權利,可惜只有絕少部分人負擔得起。

原因

法律條文和程序太複雜

法律變得毫不必要地複雜,使人處理最普通的事情也得倚靠法律專業人員。

法律程序的成本太昂貴

由於法律太複雜,只有法律人員才瞭解其運作,令收費上升,貴得阻礙人們前往,以致處理法律文件和打官司的最終贏家只是一眾法律人員。

法律團隊臃腫

香港有事務律師和訟務律師分工,打起官司時往往要聘用最少兩位律師,甚至在更高級法院爭訟時,還得多聘第三位資深大律師。

法律人員壟斷

執業律師必須事先考取專業資格,認可的課程提供機構只得香港大學和城市大學兩個(中文大學將增設為第三個),法律人員數目很少,扯高服務代價。

解決

簡化法律條文和程序

法律一定要簡化到一般人也能理解,司法程序也該簡化,目標是以讓普通人也能用常識來閱讀並理解法律條文,令他們可以自行到法庭應付訴訟為原則。

而且,複雜的法律程序產生現時的困境,法治制度變得只有利於有錢請律師玩該遊戲的一方,變相使司法公義純屬富人專利。這是每天空談公義的法律界心知肚明的實況,但從沒提議過任何實質改變或改善的措施。

打破法律界小圈子

雖然讓更多人可以容易地自行訴訟討回公道,有助降低律師收費,但是我們也明白一般人都會覺得不請律師的話,可能在訴訟時會較為不利,所以必須從根本去解決收費高昂的問題。

世界的潮流是人才自由流動競爭,開放專利間接可讓更多律師到港工作,收費自然回到合理水平,讓具備不同財力的人一樣可以獲得司法服務,伸張公義。

行動

合併事務律師和訟務(大)律師

所有普通法國家的制度(除了英國和香港),全都已經將兩者合併,減少法律團隊臃腫程度,降低所需開支。有人說要保留大律師制度才可維持香港的司法公義質素,此實乃既得利益者的遁詞,完全站不住腳。

另一個變通的方法是,容許任何律師同時擁有訟務和事務資格,資歷較淺的則先要經過一段實習期,資深的(例如執業五年以上)便可以直接認可。正如其他專業如金融業那樣,一個人同時考取並持有幾類專業身份的資格十分普遍,沒有人限制持有資格數量。

《基本法》第142條說:「特區政府繼續承認在特區成立前已承認的專業和專業團體...團體可自行審核和頒授專業資格。」當中並無排除兩個律師會合併,或容許一位律師同時擁有兩類律師資格的可能。

允許普通人代表他人辯護

現有制度之下,法庭並不容許普通人當辯護人的工作,著眼點是維護律師的利益多於從公義考慮。當事人雖然可以自辯,但未必具備有關其案件的法律或專業知識,應開放給例如涉及醫療疏忽時由醫生當代辯人,涉及銀行事務由銀行家來做,涉及刑事訴訟亦可由警務人員做代辯人,一如原告或被告自辯那樣。是否選擇非律師擔當,乃當事人作為消費者的自由選擇。

醫生尚且不能規定行醫是他們的專利,會計師不能阻止普通人入賬,為何法庭可以限制答辯人是律師的專利工作?

專業考試開放律師

現在培訓法律人才的地方,只限於上述兩個(將來三個)地方,只會減少律師出產,拉高價格。專業試應像會考一樣,開放給任何人投考,不設限額,不問資歷,能通過便給予資格。

Copyright © 2013. 香港更好大行動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